在威尼斯吃捞麵

每日一贴 admin 评论

▲缩小的河道,油彩的天空,在虚拟威尼斯也可看见真实的自我倒影。⊙锺文音/摄影 ▲在威尼斯到处是水面倒影与记忆的回音。⊙锺文音/摄影 ▼在本尊威尼斯,有许多回忆的画面,有视觉感官的真正勾引。但在拟仿威尼斯,我就只记得了吃捞麵与母亲迷路的一脸惊

▲缩小的河道,油彩的天空,在虚拟威尼斯也可看见真实的自我倒影。⊙锺文音/摄影 ▲在威尼斯到处是水面倒影与记忆的回音。⊙锺文音/摄影

▼在本尊威尼斯,有许多回忆的画面,有视觉感官的真正勾引。但在拟仿威尼斯,我就只记得了吃捞麵与母亲迷路的一脸惊惶。对于一个完全不曾抵达威尼斯者,澳门的威尼斯则是全新恋人。就像母亲,她一直以为她真的去过威尼斯(她的发音是无呢思),且误以为威尼斯和南洋差不多,且赌博盛行。这可真是一次错置的旅途,虚拟与现实空间不断交错,最后真假莫名,仅徒留我心可打捞而出的回忆涌上心头。

母亲说起参加老人团去澳门时,曾因和同伴及「豆油小姐」走散时的惊慌。「生目珠没见过那幺大间的旅馆,里面还有河和走船人,四界拢係郎,阮惊死了,找无路,迷了路。」

我听着笑着。心想那确实是一间巨型迷宫啊,对一个不识字又少出国的老人家而言,迷路其中,其惊慌大约像是我童年时在如游乐场的夜市走丢时一般吧。

母亲到现在都不晓得她在蜿蜒的路径和成排商家与层层赌局里所迷路的饭店叫威尼斯商人。我想像她那张惊慌脸孔游走其间的画面,忽然感到如温德斯公路电影里的迷惘情调。

威尼斯商人,于她太遥远。名称向来对老人团而言是不具意义,世界在她眼中仅分美国和日韩,所以会发生不知沖绳和那霸是同一个旅地的情形。台湾刚开放旅游年代,笑话频传。有去泰国旅游的阿嬷,在泰国遇到下雷阵雨还打电话回家要媳妇收衣服之类的事。此等阿公阿嬷,如今也已泰半因参加老人团竟游走世界半圈。

〉〉这分明就是威尼斯

但我对于母亲迷路恍神在威尼斯商人旅馆的画面最感兴味。因为对我这种习惯一个人上路的旅行老鸟而言,我所落脚的旅馆,也从来没有像威尼斯商人旅馆予我这般奇异的感受过。

犹记得下榻时,我心里直犯嘀咕,唠叨着这太不真实了,但旋即又自问什幺又是真实?

我在威尼斯,我又不在威尼斯。我在威尼斯还得遥想威尼斯,因为其实我不在威尼斯。

但这一切分明又是威尼斯。

举头是宝蓝掺着金黄的天空帷幕,小桥流水上的两岸商家,几步就穿越叹息桥两端,典型威尼斯造型的路灯下,有列队等着搭贡都拉船的旅客,他们全是黑髮黄皮肤,且操着大陆腔调多。行走在河道上的摇桨男子忽而开腔吟唱,四周是数位相机按快门的声响。

布景似的威尼斯商城,连天空都是画出来的,当然很容易一眼就识破这是伪装的威尼斯。这威尼斯没有海中迷雾,没有千海鸟飞绝,没有教堂,没有猫儿,没有圣马可广场上不断现场奏起的韦瓦第「四季」,更重要的是竟然没有飞起又飞离的群鸽。

广场上没有鸽子怎能叫威尼斯?没有猫的小巷还能叫威尼斯?没有叹息桥,没有不断侵蚀两岸的涨潮海水,竟叫威尼斯?没有提香油画的活灵活现,怎是威尼斯?没有花窗露台上义大利老奶奶晒衣服的身影,敢称威尼斯?我在心里唠唠叨叨的。

〉〉「虚拟」之城的真与伪

然在这座仿城,却可吃到南洋风味食物。威尼斯城奇异地处处飘着椰浆咖哩鱼露的气味,异化的语词「贵刁」原来是「粿仔条」,河粉捞麵汤里飘着几颗牛肉丸和香茅,凉拌木瓜和柠檬片辣椒的酸辣开胃,西米露摩摩喳喳和红毛丹的甜点爱恋……这些食物一入口,满眼的仿冒之城也顿时有了点真心。

低头吃捞麵,食物可安慰人,莫怪乎整座威尼斯商场或许只有我在虚叹真与伪。

谁还管真正的威尼斯长什幺样子。

澳门威尼斯商人旅馆是我旅行多年感受到「虚拟」之城,如何把一座城市複製到另一座城?

但真正去过威尼斯者,恐怕「记忆」很难轻易被「複製」。义大利威尼斯移植到澳门,吸纳了庞大观光团,转移成赌吃及消费之城,落脚此地,慨叹所有的複製,大多是「物质」的拟仿,鲜少有「精神」的再现。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