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人变木工师 木作魂甦醒

其它 admin 评论

原来在美国硅谷科技业行销经理,绕了世界一圈,殷佑铭16年前回台,挥别过去紧凑步调,选择务农、当木工,人生归零,到家具工厂当学徒、装潢案场当木工,如今,不仅创作也教学,希望将台湾传统木作技艺推向国际。 科技背景却选择当木工,看似很跳tone,殷佑铭

原来在美国硅谷科技业行销经理,绕了世界一圈,殷佑铭16年前回台,挥别过去紧凑步调,选择务农、当木工,人生归零,到家具工厂当学徒、装潢案场当木工,如今,不仅创作也教学,希望将台湾传统木作技艺推向国际。

科技背景却选择当木工,看似很跳tone,殷佑铭说,喜欢木头彷彿与生俱来,祖父与曾外祖父都是木匠,从小生活环绕的就是长辈亲手製作的木头家具,40出头回到家乡,一边务农同时,一边想要尝试做木头,发现自己做得很丑,决定报名上课。

他一开始先到台北参加木工班,上完课仍觉得不足,后来就跑到台南职训中心上长达半年木工的课程,之后还去家具工厂当学徒,也曾到装潢案场当木工,没有过去白领阶级优越,他在抚触木头及创作过程,勾起骨子里的木作魂。

他说,第一件作品是送给女儿的琴架,刚开始光是克服不用一根钉子的榫接工法,就花了很多心思,渐渐地,手艺越来越巧,后来就被延揽去上课,一边创作也教学,不久前,他集结国内多名木工好手组成团队,推广木作扎根教育,重新唤起人与自然的连结。

「木头质感温润,接触木头其实就是在触碰自己。」殷佑铭说,这几年吹起一股木作风,因为,木头让人感觉反璞归真,树木与人类是接近的,人们无非希望透过在生活中充斥木作家具,好像拥抱大自然。

殷佑铭与多位木工职人,利用假日走到各地传授木工,他说,木作扎根教育,重新形塑台湾木工艺精神。

他说,阿公时代的木作家具,远比大量塑胶、金属家具,来得温暖,他透过课程教导大人小孩用触觉、视觉及嗅觉感知木头,创作前还会先向木头道谢,「珍惜木头,就是珍惜自然。」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