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四壮集》君子好逑

其它 admin 评论

阿荣见到的寿梅福泰端庄,第一眼即认定她是他今生的伴侣。而瘦高的阿荣在寿梅眼里则「乾扁拉巴,有甚幺好」。 其时,阿荣从汪伪政府的南京感化院趁隙潜回上海不久,因身分暴露奉命休息暂停活动。家里和朋友处都不宜久住,正在徬徨游移时遇见了一个旧识。那是

阿荣见到的寿梅福泰端庄,第一眼即认定她是他今生的伴侣。而瘦高的阿荣在寿梅眼里则「乾扁拉巴,有甚幺好」。

其时,阿荣从汪伪政府的南京感化院趁隙潜回上海不久,因身分暴露奉命休息暂停活动。家里和朋友处都不宜久住,正在徬徨游移时遇见了一个旧识。那是他在一二八事变时逃难到租界,在五马路的旅馆认识的一个小流氓,此刻,在上海的新大华舞厅做保镳。

阿荣已忘了自己是怎幺住进那间小旅馆的。旅馆里龙蛇杂处,抽鸦片吸毒赌钱的样样人都有,十七岁的阿荣是当中唯一读过书的。或许知道不是同道人,他们也不为难阿荣,反而时常请託阿荣为他们写拜老头子的「门生帖子」或是打秋风收礼的礼簿谢帖等等。十年后时移事往,那小流氓还认得阿荣。听到阿荣的难处,他胸膛一拍二话不说就要阿荣住到他那里。所以那阵子阿荣每晚在舞厅打烊前回新大华,如此这般地就遇见了寿梅。

阿荣见到的寿梅福泰端庄,第一眼即认定她是他今生的伴侣。而瘦高的阿荣在寿梅眼里则「乾扁拉巴,有甚幺好」,话是如此,却对态度大方说话有条有理的阿荣留下好印象。后来晓得阿荣从事地下工作,尤喜他的爱国心。

寿梅去法租界华龙路上课,阿荣就在附近的法国公园等她。那是秋天,阿荣总是戴着一顶乡下人称银盘帽的硬呢绅士帽,寿梅远远就看见了。学校离昼锦里有段路程,寿梅每天搭无轨电车上下学。昼锦里姐姐体贴小妹妹往返劳顿,之后请了一位老先生到家授课,阿荣便改到昼锦里。

做地下工作从来薪水微薄。重庆汇款到上海不易,经常四五个月领不到钱,阿荣和其他同志一样常上当舖。一支派克或西华金笔可以当个两三块钱,若是金錶还可以多当一点。而阿荣,他有很多不合身的西装,都是毛叔叔送的。毛叔叔认识一家当铺专收流当的西装,毛叔叔整批买来,自己留下合身的,不合身的就送给阿荣,也未必合阿荣的身,但都很新;阿荣又拿去典当换钱,生活不可谓之不艰苦。所以每次都要存一阵子钱后,才能约寿梅喝喝咖啡或吃饭之类的。

咖啡馆多在法租界,他们常去的是罗兰或大光明戏院旁的大光明咖啡馆。吃大餐则去ABC西餐厅。寿梅知道阿荣没钱总说不要,阿荣却从不手软。有次吃完饭出来,爱照相的寿梅在隔壁的照相馆照了两张照片,放大了的人工着色的照片寿梅一直留到现在。

他们也看电影,总是选择午场。下午两点的电影,阿荣一定要等灯熄了才带寿梅进场,电影接近尾声灯未大亮两人又匆匆离场。有次在卡尔登戏院,戏散出来正好遇见封锁,阿荣嘱咐寿梅走一头说好碰头的地方,自己则走进旁边店舖。那时店舖房子都有后门,乱世里伙计皆见怪不怪,阿荣直出后门转进后边弄堂。

阿荣被贝当路宪兵队抓进去的那天,本已约好寿梅见面。寿梅久等不见也没接到电话,心想一定是出事了,便拉了薛静玉一起去找阿荣的一个朋友华证探消息。华证是牙医,诊所在新闸路,不想抵达时诊所邻近的一栋楼房发生了一桩妻杀夫的血案,附近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寿梅听人说那血从地板滴下楼因此被发现,纷乱中她依稀瞥到巡捕房的巡捕将一位黑黑瘦瘦的女人押绑上车,吓得她和静玉快步离去。寿梅遇上的这桩真实事件在报上喧腾一时,陈定山先生且写入《春申旧闻》二集中,题为〈詹周氏杀夫〉。受尽凌虐的妇人将屠夫老公大卸八块。

两天后,知道阿荣确是出事了,寿梅回到了无锡。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