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艺小学堂-宋淇催熟了 华语歌舞片

教练技术 admin 评论

张爱玲将《一曲难忘》最大的场面放在最后的邮轮送行:而製片的宋淇,果然也在电懋生涯最后一部作品,竭心尽力的为好友找到这样伟大的场景:熙来攘往中,叶枫和张扬,宛若另一对范柳原与白流苏,在混乱的时代可以安安稳稳编织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不必像费雯

张爱玲将《一曲难忘》最大的场面放在最后的邮轮送行:而製片的宋淇,果然也在电懋生涯最后一部作品,竭心尽力的为好友找到这样伟大的场景:熙来攘往中,叶枫和张扬,宛若另一对范柳原与白流苏,在混乱的时代可以安安稳稳编织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不必像费雯丽,可悲地轧死在车轮底。

风水轮流转,Musical俨然又成为当今好莱坞的主流!不单多位Diva传记抢拍(最「突出」者:乃强尼戴普反串《我爱红娘》首演女星CarolChanning!),甚至电视也从《歌舞青春》进化到《欢乐合唱团》这种能从舞蹈、音乐叙事,阐释多样深度情境的连续剧,且创下超高收视。虽然这股旋风尚未「感化」到仍停留在「群星会」时代的台湾歌舞剧,但并不代表华人缺乏杰出的Musical传统:早在38年前,欧阳飞莺、李香兰、白光就曾在《莺飞人间》、《我的夜莺》、《柳浪闻莺》和交响乐团缔造可观的声乐成就;到了香港时期叶枫、林黛、邢慧、李湄、何莉莉、林翠……留下绚烂的银幕风华,直追黄金时代的的齐格飞富丽秀(ZiegfeldFollies)!尤其她们的芳姿俪影牵涉到电懋邵氏的争霸兴衰,加上步入七彩片厂时代布景、美术、编舞乃至录音、摄影轨等技术革明,使得华语片终得进军坎城(《杨贵妃》),并收编所有方言观众(如将台语片打得溃不成军的《梁祝》)。而这一长串成就的奠基者,正是宋淇。

《龙翔凤舞》歌舞片新纪元

长久以来台湾常以粗糙的「複製」手法,来进行「所谓的」艺术创作;所以音乐剧这种美国瑰宝,频遭曲解也就不足为奇。因华人戏曲缺乏「创作音乐」及「音乐叙事」概念,所以对Musical充满瞎子摸象的揣摹。现今台湾歌舞剧问题罄竹难书,从旋律不足以勾勒、乐风混杂乃至剧本演员呆滞……至于舞蹈更不必说:举凡独舞、双人舞、群舞音乐如何区分?舞台区块编排、灯光布景搭配等种种技术规範(norm-kind)统统付诸阙如。所以外国「歌舞片」到了华语片穷则变、变则通地简化成「歌唱片」,一脉相传至现今宛若猪哥亮「歌中剧」变体的台湾歌舞剧;真正的歌舞片──以《莺飞人间》为例:拥有繁複的场面容纳舞群、道具及承载情节转换。而这样宏伟的规模必将反应在音乐创作──如以「伦巴」写成的〈香格里拉〉,便以长大过门供大型舞群尽展所长。当音乐拥有更专精的技法,自然能跳脱芭乐歌的範畴,作更多面向的描写。若以此标準衡量:那幺38年前称得上大型歌舞片的,仅有《莺飞人间》、《我的夜莺》(这两部甚至已算歌剧片)及李丽华的《万紫千红》、周璇的《凤凰于飞》和白光的《柳浪闻莺》!

38年动蕩,片厂进入冰河时期,想追随好莱坞新开发出来的七彩歌舞──像伊漱蕙莲丝的水上芭蕾,就更力有未殆。直到宋淇主持电懋,以无比魄力开拍《龙翔凤舞》,这才使国片迈入大型七彩歌舞片的新纪元!

大导争鸣巨星辈出

宋淇接受水晶访问时说:「那个主意是我的,也就是说,把中国有史以来最有名的流行时代曲,给从头到尾重新写过歌词,曲子还是用原来的,不过合声给改了。」那时邵逸夫北上争霸,双方抢攻彩色片;结果邵氏拍了《貂蝉》,财大势大的电懋则连拍林黛的《红娃》、葛兰的《空中小姐》及《龙翔凤舞》。当时电懋三大导演轮值,岳枫《红娃》、易文《空中小姐》、作家出身、导戏时从不会教戏的陶秦反倒轮到最吃重的《龙翔凤舞》!据宋淇说:「陶秦轮到龙片,心里很不开心。讲票房林黛第一,讲演技票房,葛兰也在李湄、张仲文之上(陈厚当时尚非头牌),为什幺公司这幺偏心,拿这样一部片子给我?」结果宋淇允诺公司将全力协助,并预言将来会卖钱第一。当时一切克难,李湄、张仲文甚至自己下海编舞;但是美术费伯夷和布景包天鸣创造出神话!正如邓小宇所言:「二十多年前她是洋味十足,瑰丽堂皇、轰动一时……随着时代转换、人事的更改、口味的变化,我们只有凭模糊的记忆……不过,最危险的是凭着笼统的印象,加上本身的幻想,很容易就会把一件本来很平凡的东西美化起来,有意无意抹煞它的粗糙」。但「电视(重播)将这个神话带回现实,终止我们用口头传诵的浪漫,作一个客观的品评……但《龙翔凤舞》经得起这个最不留情的考验!」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