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思-没理由反奢侈税

其它 admin 评论

上周最有看头的财经政策,莫过于奢侈税定案。听到了几个反奢侈税的理由(当然,大多出自房地产业者口中),让我们看看这些反对理由有多少道理。 反对理由中,最大的帽子是:咱们是自由经济、市场经济,房价上涨是市场决定,政府不该刻意压抑房价。其实,这是

上周最有看头的财经政策,莫过于奢侈税定案。听到了几个反奢侈税的理由(当然,大多出自房地产业者口中),让我们看看这些反对理由有多少道理。

反对理由中,最大的帽子是:咱们是自由经济、市场经济,房价上涨是市场决定,政府不该刻意压抑房价。其实,这是最原始、最古典、自由放任型的经济学说法,在大部分的商品市场中,这个原则可以适用。不过,世界演变到今天,其实例外情况已比比皆是。

例如,上世纪初,英美等国的金融产业仍是「市场机制,自由放任」为主轴,但演变至今,全球各国的金融产业早已是高度监理管制的特许产业。原因无它,金融机构影响着经济、社会、存款人权益甚鉅,政府基于社会利益,必须介入。再如许多工业、工厂的发展与设立,原本也是「市场机制」,但因许多工厂的汙染、排放等外部性问题,政府也须订定种种法规、标準限制其设立。

房屋市场方面,台湾传统将其视为「商品」,政府不介入,几乎全靠市场机制运作。但事实上不少国家,已把民众居住权利视为基本人权,政府介入房市者比比皆是。有些国家是由政府提供公屋调节市场的不足,有些国家则在法令上严格限制房地产的投资,避免房地产成为获取利益的投资工具。

台湾房地产在这几年的飙涨下,引发的社会问题明显而严重,政府以奢侈税方式介入,其实是相对温和的做法,针对者只是短期进出买卖的投机客。对长线投资者、购入多套房屋做包租公之类的投资者,并未课以特别税,更未限制每人拥有的房屋数量,其做法,只能说是多设一项制度,以压抑投机炒作者。坦白说,其做法还谈不上严重的干扰、甚至取代市场机制,因此算是百分之百可被接受啦。

另一个反对理由是:现在的问题是有人买不起房子,所以政府的重点是「扶贫」,而不是「抑富」。似乎言之有理,但实际是屁话。在全球化的今日,要素价格均等化(落在个人身上是薪资高低)难以避免。政府不可能有任何政策,让几百万月薪不到三万元者,很快成为月入五万、甚至十万的高薪者,这要如何「扶」法呢?

而所谓的「抑富」,说白点,只是不让投机客赚太多投机钱,以「有所得就该课税」的税务原则而言,课奢侈税也说得过去,这有点像是课股市交易税一样。如果反对者说「投机客不见得赚钱」,课交易税不公平。好吧,那就回归更正常的税制,通通课资本利得税吧。他们愿意吗?这个打击面可是更大哩。

当然,也有不少人「看衰」此制,认为最后会课不到税,即使课到也只有区区一五○亿元。不过,这些人搞错重点了。这个制度原本就不是为了增加税收而立;而在有此制度后,不论投机客如何规避,势必增加投机的成本与难度。过去房价一年上涨一成,投机客就赚饱;但在要被课十五%的税后,必须上涨二成以上才赚得够爽。房价要每年涨二成,难吧?没那幺好赚,投机客自然逐渐退场,至少不会像今日一样,因为太好赚,加上房市投机者不断增加,又更进一步炒高房价。

未来奢侈税最大的风险有两个,一个是政府没胆、决心不够,一看到奢侈税让房市、股市下挫,就吓得撤回。第二个风险则是立法院卡死法案,印证了那个房市投资大咖口中「财团建商代言人」的立委,的确尽心尽力护卫其利益。结局如何,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中国时报)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